婚禮現場婆婆朗讀「孝婆規」,聽完新娘悔婚直喊:我不是免費保姆

婆媳關係永遠是最讓人不知道怎麼處理的關係,走太近不太敢,走太遠不合適,婆婆和媳婦不合,最難受的永遠是中間的兒子,其實方法用對,也是一個不錯的狀態,家庭和諧需要調和劑,也需要大家互相理解,並不是誰站上風,那今天要說的就是一對都要結婚的小情侶,但是婚禮現場,新娘卻悔婚了。

粉絲張小靜上個月舉行婚禮。按理說,婚禮是女人一輩子最難忘的一天,就是因為婆婆的緣故,張小靜的婚禮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話。

從妥協的那天開始,一切就都錯了。

張小靜和男友汪風是通過家人介紹認識的。汪風的母親是張小靜的四姨的同事,兩家也算知根知底,再加上兩個人一見傾心,感情發展得十分迅速。沒見到准婆婆之前,張小靜在汪風的手機上看過她的照片,僅僅只是照片而已,張小靜就對她毫無好感。都說相由心生,從准婆婆的面相上看,她可不是什麼善茬。

汪風一再和張小靜說,「我媽人特好,在單位人緣好,還做了好幾年社區服務工作,沒有不喜歡她的人。」張小靜將信將疑,難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嗎?但願一切如男友所說,准婆婆真的好相處,否則她真的不知道如何與婆婆生活在同一屋簷下。

兩人沒有正式談婚論嫁之前,張小靜對汪風說,「我知道你家沒什麼錢,婚房肯定買不起,我不介意。不過,我不想和老人生活在一起,咱們出去租房子住,過屬于咱們的二人世界吧。」

汪風的答覆是,「我從小就沒離開過我媽,我擔心咱們搬出去住我媽不同意。而且,租房子住也是不小的開銷,把那些錢存下來,一年可以給你買一個LV,不香嗎?」張小靜想想也對,日積月累確實不少錢,提到LV,張小靜放棄了租房子的念頭。

雙方父母見面的那一天,大家還是談得很愉快的。張小靜的父母沒有什麼要求,彩禮只要了六萬六,一點沒有為難親家。汪風的父母也非常滿意,他們沒想到會親家如此順利,關于婚禮的大多數細節很快敲定下來。汪風看看張小靜,兩人都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無限嚮往。

張小靜的閨蜜知道後,對她說,「你以為少要彩禮人家會感激你嗎?不會的,人家只會覺得你不值錢。你以為不要婚房是自己的大度嗎?不是,是你自己太傻了。你怎麼能同意和婆婆一起住呢,以後的日子有你受的。」張小靜知道,閨蜜和婆婆鬧得很僵,可那時的她堅信,自己一定不會像閨蜜一樣,因為她深愛汪風。

「孝婆規」橫空出世,拆散一對有情人。

準備婚禮的整個過程還算順利,張小靜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。挑選婚紗的那天,婆婆和他倆一起去的。張小靜相中一條抹胸的婚紗,婆婆說,「不行,這件婚紗太暴露了,穿出去像什麼樣子,多丟臉啊。」那是她第一次覺得婆婆好強勢。

不得已,張小靜只能退而求其次,選擇了一件相對保守的婚紗。婆婆還是不滿意,「就沒有高領、長袖的婚紗嗎?這些婚紗露得太多了,在我們那個年代,根本穿不出去。」張小靜心想,「婚紗哪有高領長袖的呢?婚禮日期是八月初,幾乎是全年最熱的時候,難不成要熱死我嗎?」

後來還是汪風出面,才平息了婆婆對婚紗的高要求。由這一件小事情,張小靜就可以聯想到日後的場景,她和婆婆應該無法和平相處。早知道她也不省那點LV的錢了,開心快樂比什麼都重要,只是一切都晚了。

結婚當天,張小靜被濃濃的幸福包圍著,看著帥氣的汪風站在自己面前,心裡別提多樂呵了。結婚典禮很順利,馬上就要結束的時候,婆婆突然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,她搶過司儀手中的麥克風,對所有人說,「今天是汪風和張小靜大喜的日子,我家有一個祖傳的‘孝婆規’想要念給所有人聽,也請各位做個見證。」

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了,汪風心裡還在納悶,家裡哪有什麼「孝婆規」啊,他還是第一次聽說。

張小靜看著婆婆,知道這事就是沖著自己來的。只聽婆婆念叨,「第一,兒媳每天早上要做全家人的早餐,一周七天不能重樣;第二,家務活都由兒媳承擔,所有人不得插手;第三,兒媳的工資卡必須上交,婆婆代為保管;第四,兒媳每個月有五百塊零花錢,錢花在哪裡必須記帳;第五,婆婆的話必須聽,兒媳沒有反抗的權力;第六…」

張小靜默默聽完婆婆所說的「孝婆規」,她摘下婚戒塞到汪風手中,然後對著婆婆說,「缺保姆找別人,我是我爸媽的心肝寶貝,不是你家的傭人保姆。這婚我不結了,你愛找誰找誰。」

張小靜和所有娘家人都走了,留下汪風和他家的親戚朋友,這場婚禮讓所有人看了笑話。

如果可以的話,兒媳儘量不要和婆婆一起住。真的花一些租房錢也沒什麼,因為兒媳早晚都會發現,這錢花得太值得了。

婆婆不要以為兒媳欠了自己的,仔細想想,兒媳欠了婆婆什麼呢?婆婆憑什麼對兒媳頤指氣使呢?婆婆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,和兒媳井水不犯河水,沒必要多親近、多親密,表面上過得去就算了。婆婆這樣做不是向兒媳低頭,而是為了自己兒子的幸福。否則,婆婆對兒媳的每一分不好,自己的兒子都會付出雙倍的代價。

用戶評論